您现在的位置:故城县缕偷土特产网 > 在线留言 >

罗布泊深处,为什么埋着人身木腿僵尸?

作者:admin    文章来源:未知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20-06-23 04:55

原标题:罗布泊深处,为什么埋着人身木腿僵尸?

(※本文系美国《国家地理》中文版《华夏地理》过刊精华内容,选自2007年8月刊)

撰文:李文瑛

摄影:刘玉生

荒无人烟的罗布泊,一处奥秘墓葬暗藏于大漠深处4000年,于本世纪初挖掘的墓葬多达167座,且五层叠压,错综复杂。30多具保存完善的干尸、船形棺木、男根女阴立柱、新近发现的人身木腿现象、蛇形木雕、牛头羊首,草编器具,多多奥秘怪诞造型令人匪夷所思—— 这就是幼溪墓地。

(滑动下图鸟瞰幼溪墓地南区高清版)

睁开全文

墓地由木柱分为南北两区,其中南区由上下五层墓葬叠压,挖掘墓葬139座。图为南区第四、五层的棺木鸟瞰图。

什么人被葬在这边?他们因何拥有这这样诡异的末了居所?幼溪墓地还有多少惊人大发现?

幼溪墓地是一座椭圆形的沙山,高出地外7米余,长74、宽35米。沙山形式密密丛丛挺直胡杨木柱百余根,远远看往,似乎沙海中的一片丛林。

(本图片来源于维基百科)

1939年,幼溪墓地最初由瑞典人贝格曼发现。然而,此后60年间幼溪墓地如同阳世挥发,人们再未窥见它的影子。1979年,新疆的考古做事者曾由孔雀河向南试图追求幼溪墓地,未能舒坦,但却在孔雀河主河道上不料发现了古墓沟墓地。

依样葫芦,终于在2000年12月终,这一奥秘古迹再次被世人发现。2002年,新疆考古所考古队第一次深入幼溪墓地;2005年3月,考古队三度进入沙漠内地,这次是时间最短的一次,却也是最艰辛的一次,在风季的沙漠无人区,队员们以常人不走思议的毅力,熬过了酷炎的夏日。

罗布荒原 夏日最高温达50、60度,冬季干冷,作业时间只有秋季的10月到次年的3月。

此时的墓地已被主要损坏,沙山上下一片狼藉,随时随地都会碰到错乱散落的棺板、木柱、被肢解的干尸骨骸以及各栽遗物。经调查统计,因自然风蚀及人造损坏的墓葬竟达190多座。

幼溪墓地稀奇的遗存景不悦目——木柱的丛林

考古队为挖掘必要,现场安置了排沙专用的传输带。

幼溪木棺清淡是由胡杨木制成的侧板、两挡、盖板拼相符形成,形似无底的独木 舟,棺上蒙盖着牛皮。而原形上这栽无底的船棺, 很大能够是女阴的抽象符号,幼溪人将亡灵送归母体,外达着对生命之门的膜拜。

制图:程强

木棺最前端高大的涂红木柱则能够是用来通天的神柱。干旱的沙漠,将数千年之遥的历史定格在这边:在幼溪墓地一片火红的沙山上,人们安葬逝者,举走祭祖祈育的神圣运动,期看祖灵佑护,祈盼生命繁衍、万物丰产,这一致组成了幼溪人精神世界的中央内涵。

埋在阳面的墓葬尸体普及保存较益,成为贵重的干尸标本。M11女性墓主人有着卵圆型的面庞、披肩栗色长发、幼巧的鼻梁、优厚的嘴唇,如同熟睡清淡。

‍在接下来的挖掘中,许多独具特征的干尸被揭展现来:上图为时兴的M11的墓女主人,保存完善得如同刚刚睡往。

大无数物化者身上还散置大量麻黄幼枝、麦粒、黍粒以及牛羊的耳朵尖,甚至有的儿童身上也会撒有麦粒,在线留言与此对答的是以前幼溪绿洲区域内灌溉农业的发达。

幼溪墓葬清淡每个木棺内葬殓一人,物化者头向大多朝向东方,抬身直卧,头戴毡帽,帽上手上多有装饰。

幼溪干尸身上均包裹宽大毛织斗篷,有的斗篷上还织无意兴的红色花纹。

葬在这边的每幼我几乎都佩戴腕饰,清淡由多根细毛绳相拼而成,在绳上穿缀几颗幼玉珠。

M24的墓主人被疑心是一个巫师,他有多得令人难以置信的随葬品,他的“通天柱”上嵌幼铜片,大幼不过1厘米。 而其身上无处不在与数字七相关的事项,也令人陷入无限遐想。

(点击下图放大已看清文字)

“七”在幼溪是一个频频展现的奥秘数字。M24这座木棺中的须眉就是一个被“七”围困的典型——手段佩戴七圈珠链;其下半身摆满木器,木片上刻着七道细槽;立木上有七道旋纹;鼻梁上绕着七道红线......对“七”这个数字的尊重,不光历史悠久,且活着界各地流传甚广, 而幼溪的发现将“七”这个数字在形而上学或宗教意义上的钻研时限,向前推进了数千年。

俄罗斯学者通知吾们,在西方,早期的冶铜匠被认为是巫师,炼出的铜是巫师经历法术创造的“神物”。那么,幼溪人将铜片镶在男根、女阴、“通天柱”这类象征物上,能够也授予了这些幼铜片某栽超自然力量吧。

有有趣的是, 有的棺中除葬敛真人外,前后还发现了十几具木制的尸体。其中有三具高3米旁边的木头人,从其高度和基座看不能够放在木棺里,推想是挺直在墓地某个稀奇位置上,用它来护佑原首公共墓地中的诸魂,或用来做公共祭祀时的道具—— 木人之灵。

“木人”的展现答与前人的灵魂信念相关,他们自夸人物化后肉体固然物化亡,但灵魂却不物化,人体只是灵魂的居所。由于某栽因为, 亲人尸骨不存,便以木尸代替,使物化者的灵魂有所归依。

有人说大鼻子正益是幼溪欧罗巴人栽面貌的写照,有必定道理;但极力特出高耸的鼻子,不大能够只是对一个造型特征的单纯夸张,或另有涵义。

而当编号M34的木棺被掀开,

才发现此处所葬尸体更为令人惊异。

编号M34干尸

包裹在斗篷里的男性墓主,他的头颅是真人的,斗篷下伸出的两条腿却显明是两根木棍。 “是伪肢吧?”有的队员推想。

这具男性干尸有着真人的头和双臂,却只有木头躯干与双腿。墓主有能够是物化后先被葬于别处,后迁葬幼溪墓地。

在挖掘现场的体质人类学行家朱泓教授乐道:“倘若真是伪肢那就不得了,在 4000年前能把人的大动脉堵截后、安上伪肢又能存活的话,那实在是专门了不首的手术”。

在幼溪人的心现在中,部族的公共墓地是灵魂最后的安居之所,既便客物化异域,亲人们也会将他们的遗体重新安葬在这片圣地上,以木头代替缺失的肢体,无非是期待能够以完善的躯体入土为安。

(滑动下图,纵览幼溪墓地通盘新闻点)

点击下图购买

《华夏地理》2018/2019年典藏版

父亲节限时特惠中!

进入《国家地理》官方微店尽情选购

倘若你看了这篇文章,

就点一下“在看”吧!



友情链接

Powered by 故城县缕偷土特产网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365站群 © 2013-2018 360 版权所有